瑞拉

想要蛇哈大力干我

「我英乙女向」如果他们是刀男人的话「相/轰」

——含轰/相

如果他们是刀男人的话

以后也许会有敌联盟的人物,敌联设是溯行军设定

明天会有常暗和上鸣啦

——————————————————————

「轰焦冻」——打刀

是你初始的打刀,与你常年的陪伴和磨练自己。是本丸战绩不输于爆豪的刀剑男士,也是第一把毕业的刀剑男士。现在负责了你的许多公文,让你轻松了不少。极化前就经常着手你的一些公文,你偶尔不好意思的拒绝还是听的进去的。

「这点我帮您处理,去休息吧。」

但极化后忠心程度提了不止一星半点的轰焦冻因为很心疼总忙到三更半夜的你,对于你在这方面的推辞是不会听的。

「如果您现在不睡,我就会强行把您抱过去。」

说出了很强硬的话呢……

其实轰焦冻是两把打刀,刀纹有冰和焰这两种。轰因为不喜将自己锻造出来的刀匠夫妻里的男刀匠,所以很少使用焰为刀纹的那一把。但也会随身携带,脸上的伤痕是从何而来,你想就估计跟这有关系。

真剑必杀的时候会把两把刀都用上,二刀流。表情非常吓人,眼神里会带丝厌恶。

「居然逼我把这柄刀都拔出来了——你们可给我做好觉悟啊……?」

然后把敌人都消灭掉了,一身伤的回来时看你哭出来,脸上那种毫不在意游刃有余的表情会有点崩掉,慌乱的把你的眼泪擦干。然后把你搂到怀里,说声我回来了。

听到爆豪之前做了寝当番暗地里不爽了好久,于是借这次重伤而归也这么要求了。

结果晚上睡觉的时候是分铺的。

轰:?爆豪你是怎么忍的









「相泽消太」——薙刀

你在得到初始刀轰焦冻和初短刀绿谷出久后得到的刀就是他啦。是本丸最强的刀剑,但因为总是抢誉所以让他在的队伍花数极度不均衡。所以后期就没怎么呆一队了,让他试着去带新刀,得到了巨大成果。

富有长者风范的刀剑男士也是你觉得最有压迫感的,你熬夜赶公文第二天会被他一眼就瞧出来,然后会一直被他那种班主任的视线盯着。

能怎么办,只好坦白从宽。

然后他会没有丝毫芥蒂光明正大的把今天的近侍名单换成自己,白天的时候你一日三餐他来负责,然后不会让你碰手机,你处理公文的时候还会在旁边看。

呜呜简直就像老师留堂看你写作业……

虽然他做的东西很好吃啦。你笔依旧再唰唰唰的写,奋笔疾书的同时两个腮帮像仓鼠一样鼓起来,嚼着身旁相泽消太刚刚用勺子喂过来的猪排。

肉汁好多。

但确实公文质量和时间都把握的很好,处理完的时候会得到他的揉头。虽然说你们身份应该是上下级,但他更习惯把你当做一个小姑娘后生。

听说你和轰和爆豪寝当番后有点生气,尽管知道你和他们只是睡觉聊天而已,但他是成年男性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青少年的心思。

然后把你脸掐红了一整天。

你被掐的疼还有点委屈,在他面前哭出来了,然后发怒的相泽先生完全没了火儿,好声好气的哄你还做了你爱吃的东西。

至今你都没有收集到他真剑必杀的照片。

「我英乙女向」如果他是刀男人

——含绿/爆

参考游戏刀剑乱舞

如果他们是刀男人的话

以后也许会有敌联盟的人物,敌联设是溯行军设定

开学啦,请给心心和评论让我知道还有人看´◡`

——————————————————————

「绿谷出久」——短刀

数值是短刀里最弱的,机动还没打刀的饭田君快。很容易受伤,前期都得让太刀大太带着练级。要不然根本不敢放出去出阵。

「对不起主君我……又,……啊啊。」

失败的时候会露出很难过又自责的苦笑,令人心疼,不舍得责怪。

极化修行后数值飙的不是一个层次,七图扛把子。修行的三天书信里,每一封的信纸都湿漉漉的,泪痕太明显了。

「因为太想您了。」

极化回来后的小男孩羞红着脸,不好意思又直白的说出心声,指尖刮着脸庞。

处理公文的好手,很会分析状况和队伍分布的小军师。乖巧极了,小男孩甜甜的一口一个主君,听到要做近侍(一队队长)的时候又是开心又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诶、我吗……是!我会努力的!」

咔酱杀人一样的眼神好可怕……但,不能输给他啊。绿谷出久握紧小拳头,不去看同一刀匠打造出的幼驯染爆豪胜己的死亡视线。

被逼入绝境的时候从不退缩,抱着要保护队友和你的心情,他只会冲上去。无论怎么手入都不会消失在他身躯上的疤痕在破碎的衣衫下非常醒目。

「我——即使倒下,」

「绝对不会让你伤害到他们的——」

战斗后重伤归来看见你哭出来的担忧表情,会跟着捉急。尽管越发的成长没了那么健全频繁的泪腺,但也会流着几滴眼泪将你紧紧抱在怀里,让你泄恨的用拳头打在他胸膛上。

「主君……我回来了。」

「别哭啊、您如果哭了的话……我也忍不住了。」



「爆豪胜己」——太刀

强悍的战斗能力,出阵时是你比较固定的太刀队长,他带队的时候没有哪次演练和出阵输过的。但很在意评级,A以下的话会很生气。

「哈啊——?!B?!放老子一个人过去!不杀了那个漏网之鱼老子就不解气!」

爆哥算了算了。

数值很稳定,但很不爽极化回来后的绿谷出久打击比他还高。

「嘁,等太刀也能去极化的时候……」

但有点在意会离开你四天。

和马当番田当番的名单不能沾边,之前松风把爆豪胜己的脑袋当成榴莲咬了一口。种田的话,爆豪会吓到他的搭档。切磋的话倒是不错的人选,爆豪胜己的“切磋”能唤起人最基本的求生本能。

战略分析能力很强,然后做近侍的时候会很严厉的督促你,被绿谷占了当日近侍会经常找他碴,“偶遇”你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与你擦肩而过还发出一声冷哼。

「哼。」

……第六次了。

他因为接受不了失败,所以是一血爆真剑也要赢。

「我要把你这些家伙全都打飞!」

女人如果看到他和臭久一样的战绩露出那种表情……

「绝对不允许——」

然后一身血一身伤的回来了,在看见你满面泪水的表情时有些惊愕,然后被你手入后得到了长达一一晚上的陪睡。

盖被子纯聊天的那种寝当番。

但也够爆豪胜己在绿谷出久面前吹一辈子了。

————————————————————————
还想要看谁的鸭,限定男性角色。

比较全面的测了一次
学院:斯莱特林
守护神:水牛(……)
魔杖:柏木
伊法魔尼学院:猫豹

我是个狮院粉……虽然蛇院也不错。
嘤嘤嘤估计是个混院吧(安慰自己)

「杀戮天使乙女向」所想 无题

——ooc歉 私设歉 没有题目 有短有长

——不喜者退出可以不看

——近期也许会有工作细胞,我英的乙女向

——含年下扎克/恋瞳医生/c姐/腿咚ray

「艾札克·佛斯特」

「你是去给那两个人渣挖土了吗……啊好脏,你这个家伙会把我的房间弄脏的啊。」

你嫌弃的看着浑身泥土和雨水的绷带男孩,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你是这所写作地狱读作孤儿院的老师之一,这个时代有一份包吃住的工作即使不给酬金都难得了。

任务是负责管这些小鬼,不要让他们离开这个地方。毕竟如果这里被查出什么问题她也会很困扰的。

「……吵死了。」

男孩沉声低吼,喉咙似乎因为长时间在雨里的体力活沙哑而难听。身子摇摇摆摆,脚下的步伐迟缓,想要走到属于自己的角落时,踩空然后倒地。

你一愣,连忙走过去,扶起男孩。男孩像缺氧的人一样大口呼吸,嘴中哈出热气。但你手摸到的他整个人都是冰凉的,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个可能,让你忍不住皱眉。

发烧?

不是吧……这里生病可是没有谁会理的。

只会落个自生自灭的结果。

啊啊……嘛,就用这家伙是那两个人渣的工具这种理由吧。

你手紧了紧,把男孩抱入怀里取暖。这个阁楼里潮湿又没有炉火,而那两个人渣连棉被这种东西都不会给这些孩子。

……只有去她的床了。

男孩意外的重量不小,你吃力的将他拖到你的床上,给他盖上被子。

你小时候在外面流浪,在诊所的附近学习过,所以治疗这点小病还是很轻松的。

不过这孩子烧的太厉害了吧……额头超烫。

你坐在床头盯着他,叹口气。自己可是尽力了,他醒不醒得来可是听天由命了。

————————————————————

你被刺眼的阳光照到眼皮,缓缓睁眼。背对着阳光面向自己的少年露出复杂的表情。看到你醒了,仿佛是憋了很久般把话说出口。

「女人,你为什么帮我。」

「……」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

从这天开始,zack进餐的时候会收到你一点小小的赞助。

少年的金眸里充斥着不解,狐疑的盯着你一边像头饿狼般撕咬着手中的面包,仿佛你会抢走是他的敌人。

你打着就当给自己在这地狱般的地方一种善意的消遣方式等借口,小心翼翼的照顾起了zack。

你不知道的是,少年也开始慢慢在意起你。

他脑子不好,记忆力也不怎么样。但他总是会看见你摆着张让他火大的欠揍表情,低着头嘲笑他的身高。然后披散的金发这种时候会因为距离而掉落在他的脸上,微微的搔痒。

和她一样讨厌。

zack不自在的伸手把那撮掉落的发丝绕到你耳后,在看见你露出的耳朵和下面沿着的洁白颈肤,一时间有些僵硬。

想毁掉。

「啊,你又在和那个工具玩了啊。」

一道尖细的女声响在你的脑后,你闻言,有点慌乱的转过身,喊了声院长。

zack嗤了声,她也配?

「我说你,你不好好看着那些小鬼头在这里和这个工具玩,是不是想收拾家伙走人?」

你心里啧了一声骂死老太婆,面上赔笑称自己会努力工作的。女人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过身走下楼找她的丈夫。

你目送女人下楼,然后转头看向少年,少年意外的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他垂着头,拳头攥的很紧。

这家伙怎么了?

你蹲下来拍拍这个少年的肩膀,喊他名字时,少年突然大力的将你推开。

「滚,离我远点」

「???」

在这小子又发什么疯,你盯着zack的离开,在想是不是孩子叛逆期到了。

————————————————————

「你,叫那个家伙去把这个埋了。」

「……」

「还愣着干什么?快滚」

你心情沉重的拖着黑色的垃圾袋,然后来到zack的面前。你面前的少年仰首冷冷的看着你,然后发出一串狂笑。

「终于……你也愿意承认了」

「不管是那两个家伙还是你,都把我当做一个工具。」

「真的是恶心到吐了。」

之后zack带走黑色的塑料袋时,狠狠地用刺伤你的目光盯着你,仿佛想要刺穿你的心灵。

你喉头一梗,说不出话。

————————————————————

「zack?」

金发的女人双眸无神,不解的看着会为她撩去碎发的绷带男孩。菜刀插在你的胸口,鲜红打湿了衣衫。

男孩准备插深点的手一顿,然后渐渐颤抖起来,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事后。他眼中那控制不住的杀意逐渐散开露出闪着暗光的金眸。

胸口的刺痛和血液流失的感觉让想要再说点什么的她只能破碎的喊出几个音节。

「za、ck……is……human。」

男孩只是握着刀柄不停尖叫。





「丹尼尔·狄更斯」

「小姐,你的症状看起来是……」

「皮肤饥渴呢。」

年轻的医生用温和而磁性的声音道出你一直不愿面对的秘密,你抿唇,没有说话。

你的眼里总是带着嫉妒,那种刻薄的表情盯着比起自己更爱自己弟弟的家人们。

「渴望得到爱抚吗,您。」

「……」

年轻的医生眼里漾出笑意,屈指轻勾你的下颚。你有点慌乱的动动身子,却被他锁定一样的眼神给捕获,无法动弹。

「毕竟我可是医生,自己的患者得好好医治呢。」

「我来爱抚您,小姐。」

你怔愣的望着他,蓝眸里除去空洞就是满满的不可思议。但他俯下身,搂住你的腰肢在你耳旁轻咬,如情动的耳鬓厮磨。

「您的眼睛我很喜欢呢。」

像着了魔怔一样,你陷入他高超的情技,给他带乱了节奏。

————————————————————

你浑身是汗,无力支撑自己,只能像布偶般任人宰割。年轻的医生脱下白袍露出男人的本质,他的撞击引起你一阵又一阵高昂的情潮。

你仰脖的线条如舞蹈的天鹅,露出他留下的痕迹。他不仅有令女性尖叫的外貌和迷人的声音,并且成熟男性的经验让你无处可逃。

他是相当优秀的情人,风趣温和,他懂得主动也懂得退让,让你一直以来被冷落冻硬的心脏融化,跳动。

但是他有个非常恐怖的性癖,就是不允许你闭眼。有时候他会把你的眼皮掀开,强迫你注视着他。

但你毫不在意,在你们作为床伴的期间。心已经沦陷,无法自拔。

————————————————————

「……该结束了。」

你今天也兴致勃勃的到他医院里看病,此时的你像换了个人,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等来的只有他轻笑着说的一句话。

「你的眼睛,已经变得平凡极了。」

—————————————————————

一句话让你如坠冰窖。

他只是看上了你的眼睛而已。

这么想着,你拿着刀的手一颤,望着冰冷的刀尖,还是胆怯了。丢下刀子,脚下一倒腾,踢翻了椅子。粗壮的麻绳立刻吊住你脆弱的脖颈,你自我求生反应的动几下后,挣扎停息。

你的眼睛是睁着的。

以至于事后匆忙赶过来,发疯似撞开门的医生看着吊起来的你,的眼睛好久后,捡起了刀子。

————————————————————

「我回来了。」

医生走进属于他的房间,里面每个玻璃罐中都是不同的双眼。明明这么喊无人回应才是。

他缓缓走近那个离他最远,也是单独被放在柜子上的玻璃罐,里面装着蓝色的眼球。

仿佛还在鲜活的人身上,眼球里充斥着妒意与绝望。那是他第一次发现,他有了第二种最喜欢的眼睛。

他小心翼翼的抱着玻璃罐,然后看向身侧的门,手轻轻扭开门把,抱着玻璃罐进去了。

装满福尔马林的水晶棺里是少女的身体,她安眠闭眼的眼皮下凹,除此外其他部位依旧完好。

年轻的男人抱着玻璃罐坐在地上。靠着水晶棺,面带柔和笑意,闭上眼。





「凯撒琳·华特」——ABO世界设定

「……糟透了。」

你醒来的时候浑身都疼,艰难的坐起时身旁睡着的是那个和你交往了几个月的sm女。她昨晚上给你注射了药剂,和你打了第一炮。

变成omega啊……新的play吗。

你是性冷淡的beta。而这个女人是有sm嗜好的alpha,说起来……现在自己应该是omega啊。

「唔……我要践踏……」

女人洁白的手臂伸来揽住你的腰,让你一时间想要下床的动作停止。还在沉迷梦境的她除开s的发言还是挺可爱的,你想。

「……不下床一会儿我们吃什么啊。真是。」

你俯身在她的脸颊一吻,然后扒开揽腰上的手时被猛然握住手腕狠狠往后一扯,翻天覆地的晕眩感后你回到了床上。

有着艳丽外貌的女人低笑,俯视着你。面上带着兴奋的潮红,往下面看去,腰间狰狞粗壮的东西让你有些畏惧。

「你可真是个不乖的罪人呢……居然敢偷袭,害我没有第一时间咬破你漂亮的嘴唇。」

女人轻抚你昨晚后还未消肿的唇瓣,然后俯下身准备给你一个吻,你连忙用空出的手阻止她。

「不是吧、c你准备……?」

「嗯哼?」

当你看见她下面的东西又直立起来时,满脑子就两个字。

完了。





「瑞吉儿·加德纳」——超短

嘶……

好痛。

娇小的女孩子力气出奇的大,她捏紧你的手腕压住。抬起条细白的长腿抵在你耳侧 。

「ra、ray……不用这么生气吧。」

你讨好的笑笑,冒出冷汗。

女孩无神平静的蓝眸里压抑着怒意,但额角几个暴起的红十字表现她此时有多生气。

「我要让你更痛了。」

她不带情绪起伏的低语让你的心一凉。

当她永远离开了「HP乙女向」

如题

含哈\斯\V

好久没有码神夏的乙女向了

准备下次就码神夏√要提梗吗★

喜欢的话留下❤❤和评论啦

——————————————————

「西弗勒斯·斯内普」

霍格沃兹的师生都知道,这个黑袍鹰钩鼻的魔药教授自从伏地魔战败消失以后,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挂了张画像,如果要人敢贸然进他的办公室,哪怕是斯莱特林都会被他严惩。

「西弗勒斯,你又到这里了。」

画像里的邓布利多看着斯内普走进校长室那面镜子前,语气平静的吐出句。

「……」

「她不是说过了么,她不希望你看着面镜子。」

斯内普看着镜子里坐在扫帚上对他挤眉弄眼的少女,那双清澈的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他看了半晌,颤抖的说出几个单词,之后画像里的老人也沉默下去。

「但是……」

「画里,眼睛也睁不开。」


「哈利·波特」

「哈利,哈利……」

她怕疼。

怀中的少女伸出手显得无助,用最后的力气颤颤的捏着他的衣角。胸口的血染红了衣衫,眼角闪着晶莹。

仅仅是这个捏住他的动作,他就知道。

她不想死,她怕疼,她不甘心。

「I am so painful 」

他在少女手松开时,终于无理智的嘶吼了,伴随着涌出眼眶的泪水。

那句话成了他余生的梦魇。

但每晚却又不舍得不去闭眼,再见一次那个女孩。

「汤姆·里德尔」

那个无用的女孩已经不见了。

曾经一度看不懂主魂心思的汤姆,看着面前面孔苍白的少女。

她已经闭上眼睛永远睡着了。

明明碍事的,没有用的,一个不值得他看的女孩死了,却感觉……

心被撕裂了。

主魂曾经和她在城堡里大吵一架,骂她是没用的姑娘。现在却在门外,血洗那些将少女当成食死徒的巫师。暴怒的他连自己这个分魂都不明恼怒起来,像是点燃了熊熊烈火。

他盯着少女的面庞半晌,不自觉的弯下腰在少女的唇上轻轻吻过。

「Good night, sleeping beauty ……」

他深知自己明明吻不醒这个睡美人,却对自己的做法没有半分惊愕。

@一条咸鱼葵
小可爱要不要点文
700粉隐藏福利

「哈利波特乙女向」七罪宗

含七位

ooc雷点慎入

dark?也许有点。

有,有糖的(。

人物属于罗琳

爱情和脑洞属于我和你们

———————————————————

「傲慢——西弗勒斯·斯内普」

「请原谅您可怜的教授——无论怎么塞都塞不能让你的大脑进一点东西。」

「一点都没有。」

他语气轻柔如鹅羽般,却阴森的让你不寒而栗。

他的眼睛就像黑色的长廊,深邃没有焦距。带着不耐和倨傲的冰冷情绪看着你,仿佛你不是他的学生,而只是地上的一只蚂蚁。

轻轻一捏,

就没了呼吸。

「所以,我再说一遍——」

他深吸了口气,

「不许用你的眼睛那样看着我。」

Don't look at me

他似乎在压抑什么极其令他暴怒而悲伤的情绪,面上却泰然自若,威胁般的手上触及你颤颤的睫毛,不许你眨眼睛。

你不知道你绿色的眼睛哪里惹到他了,

看不起人。你咬了咬唇,却不敢轻举妄动。

傲慢。

—————————————————————

「嫉妒——德拉科·马尔福」

「哟,这不是那个今晚最亮的女士吗。舞跳的怎么样?」

你浑身湿哒哒的,走向黑湖。就看见他靠抱手在一棵树上,戏谑的看着你,挂着恶劣的笑容。灰蓝色的眸里是沉淀欲酿着的不明情绪,你却没注意到这点。

为什么会这样呢,你看着你湖蓝色的晚礼服,上面橙色的南瓜汁还滑过裙摆,滴在地上。

只有他会做这种事……

「是你做的,对不对……你叫潘西毁掉了我和学长的——」

你眼含泪光,最后几个单词还没出口,肩膀猛然被按住退到身后的树,你的裙子是裸背的,干裂的树皮让你刺痛,你感觉得到木屑刺入皮肤,轻轻一动就仿佛会深入一分。

你只能僵硬的稳住身子,而德拉科没有放过你的意思,将你双手高举于头顶。唇角轻扯,

「这是惩罚,亲爱的沃图森。」

「下次在和他去舞会,不,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和他在一起……」

「我就毁了你。」

Destroy you

完完全全的负面情绪,认真而令你心颤。

这份让他说不上来的情感如粗壮的藤蔓缚住他的心脏,让他红了眼睛。

嫉妒。

————————————————————

「暴怒——哈利·波特」

「你、」

哈利不可置信的看着你,拿着魔杖的手不经意松开。你洁白的手臂上那黑色的印记仿佛刺痛了他的眼睛。

「我们完了,哈利波特。」

你一字一句的慢慢动着唇,似乎是故意为之。让哈利听清楚这一切,不允许他的逃避。

他看见你戏谑与怜悯的眼睛时仿佛理智的弦断了,猛然间扑向你把你按倒在地。

你吃痛的倒在地上,上方的男人扯过你的衣领不允许你晕过去,强制性的让你看着他。

他绿色的猫石眼正裹着一团火焰一样,悲伤和愤怒让他灼烧。

「why……」

「why?」

他突然松下了紧皱的眉,手指发抖的从你衣领移开到你的脖颈。你痛苦的干咳,无法呼吸,

「咳——」

他手一寸一寸的变紧,你生理的泪水流过眼角滑过脸庞。

窒息的痛苦到你生命消亡的那一刻,你感觉到你的脸庞被滴了几滴不属于你的泪。

暴怒。

————————————————————

「懒惰——西里斯·布莱克」

「你就这么看着你的弟弟接手这些家业?不争取一下?」

「帮下你弟弟也是好的不是吗。」

你的手使力拍拍膝盖上躺着的大狗,男人黑色的卷发柔软的搭在他的肩膀,刘海遮盖住他的眼睛。

男人听到你的话微愣,然后性感纤薄的唇瓣张开含住你准备收回的手指,你吓得一跳。

「嘬」

唇瓣开合弄出轻响,手指的酥麻和被他舌尖湿热的感觉格外放大。你羞红了脸。

他大笑的放过你的手指,在你收回前轻轻咬下搞出牙印。然后沙哑磁性的男音轻吐

「I am lazy . 」

你气急的拍下他的脸,为雷古勒斯无奈的叹息。

「怎么,在我面前……」

「你更想雷古勒斯?」

醋味的语气绕在耳畔,你被逗得笑笑。然后被西里斯结实有力的臂膀给按下后颈,低首被迫与他接吻。

一个唾液交换的吻。

懒惰。

————————————————————

「贪婪——詹姆斯·波特」

「把我的草药课论文给写了。」

「晚上陪我出去。」

「不许和别的男人说说笑笑。」

这个男人是魔鬼吗。你气愤的捶着他的背,而你的细腰和肩膀被男人拢在怀里,两手穿过你的腋下用一种不容拒绝的亲密姿势抱着你。

你见挣脱无果,只好认命。嘴上还是不服软的嘟嚷

「詹姆,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和男孩子说句话都不行……」

作为兄妹,他从小到大管你管的太多了。明明自己就是个孩子,却用哥哥的身份压榨你。

自从你进了霍格沃兹,就经常被他欺负。如果不服他的命令,有时候不是袜子里多了个鼻涕虫就是碗里被泡了一只巧克力蛙。

「怎么,除了我难道你还要和别的男人发展……同学情?」

他闻言,不悦的眯起眼睛。金棕的眸子闪了闪,语气轻佻但显得他开始愠怒。

「……好吧好吧,没有没有。」

你见他又要生气,讨好的蹭蹭他的胸口。

「你可是我的全部啊。」

「My brother .」

他立刻心情好起来,仿佛是脸上散了一层雾霾。眼睛浸染一层蜜色,下巴顶在你的发顶。

「你也是我的全部。」

我要你的全部。

贪婪。

————————————————————

「色欲——汤姆·里德尔」

无法抵抗的,

情事。

双手被桎梏在床顶,黑色的皮带勒的你手腕发红,金属的部分咯的你手心疼。

可你比起这些,下身的难熬更加磨人。

眼睛被蒙住的时候,身体感官会放大无数。视线一片黑暗的你,恐惧的陷入情潮。细碎的呻吟从你嘴中发出,你不敢大声也不敢反抗。

如果惹了这个人,谁知道会不会三大禁咒都让你来一遍。

男人修长冰凉的手指被你的身体沾染温度,越来越热,你那里也开始不满足于手指的填充。你微弱的发出声音

「……lord」

「嗯?」

男人依旧温和清冷的声音仿佛主人从头至尾没有参与,只是你自己做戏而已。

「I want you ……」

「好女孩。」

当他回应后,身体被进入而撕裂的痛苦让你尖叫出声。

然后是他愈发凶狠的冲撞。仿佛被撕下来一层人类的外皮,露出里面的野兽。

色欲。

————————————————————

「暴食——莱姆斯·卢平」

野兽。

你震惊的看着面前越发控制不住自己,浑身狼化的莱姆斯,跌坐在地上惊恐的后退。

化成狼人的他似乎还保持着一丝理智,但语气凶狠的吼着。

快走。

离开这里。

「……」

他依旧是你熟悉的莱姆斯,那个温柔的莱姆斯。

太好了。

你看向不远处的霍格沃兹,知道如果他不吃饱的话,那个学校的人会遭殃。

莱姆斯咬着牙,难受的跪倒在地,他无助的看着你,希望你快点走。

但你只是浅笑着看着他,他眼睛里的血丝和想要咬人的欲望落在你露出的肌肤上。

「Eat me. 」

你见莱姆斯还没反应归来,便张开双臂。

「Eat me…… Remus · Lupin .」

他被折磨到极限了,崩溃的扑向你,抓子压在你耳边。发热尖利的牙齿咬向你,

暴食。

————————————————————

呼。

请留下小心心和评论☆

詹姆波特车「追」

又渣又雷不喜右上角
哈利波特乙女车get
链接见评论

「暗恋」
「生子」
「迷情剂」

  @月初.
点文的小可爱收好

「鬼冷乙女向」白泽车《椿》

白泽×花街女你

链接见评论

@朽骨暗夜  点文的宝贝收好

最后强行甜回来hhh

ooc慎入

「双向暗恋」
「撕裂的第一次」
「床事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