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拉

想要蛇哈大力干我

「阴阳师乙女向」对他们说三次我爱你

「阴阳师×你」对他们说三次我爱你

含酒吞童子/姑获鸟/安倍晴明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个梗在阴阳师乙女向里

重操旧业回到乙女向em,不过阴阳师是第一次。

看的开心就好,私设如山请注意,不喜勿点

请留下您的红心与评论带给我动力

——————————————————

「酒吞童子」——未交往前

  他又喝得醉醺醺的,又不知道在自己浑浑噩噩的时候说了什么话发酒疯,服侍他的小妖怪们全都退出去了。

  你坐在他旁边,也没顾着嫌弃他一身酒味,把他放平,让他躺在榻榻米上。不料他一翻身就睡到你的腿上。你推了推他但他根本不动。只能看着他的脸发起了呆。

  ……酒吞。酒吞童子。

  你望着男人英俊的脸,想到他过去因为一名叫做红叶的女子魂不守舍像这样混沌度日。

   就心如刀绞。喘不过气。

  他是强悍,理智,稳重的大妖。作为他的追随者,你无权去插手他的一切。

  只能在夜里哀歌,倾诉爱意。

  你看着这张你日思夜想的男人的脸,忍不住轻轻用手贴上去。

  「我爱你……」

  他没有动,只是继续睡着。你小心翼翼的划过他的唇瓣,感觉到自己冰凉的指尖因为他湿热的呼吸变得温暖。

  「我爱你。」

  又贪婪的轻轻托起一缕红发,低头轻吻。声音蕴含着苦笑和满足。

  「我爱你。」

  然后你放下他的头发,把他推开到榻榻米上脱下自己的羽织盖上。起身,走了出去。

  他在你的脚步声逐渐远去的时候,睁开了眼睛。
  不知是动情还是酒意,大妖怪的耳尖一片通红,他坐起。轻轻扯过你的羽织低头嗅着你身上的清香。

  「……下次再告诉她吧。」
 

「姑获鸟」——别问是亲情还是爱情,自行看段子理解

 
  你是被她捡来的孩子。

  你永远忘不了。在街头和老鼠乌鸦抢食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中,她持着紫色的纸伞闯入你童年的身影。

  她把你当她的亲生骨肉一样对待,18年的时光过去。你却早已对她产生别的感情。

  她觉醒力量以后,有了人类女子的面容。而且不输于京都里土生土长的每一个贵族小姐,优雅美丽。

  她是你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但是对于姑获鸟而言,孩子长大了,是一定不能继续跟着母亲的。她在你18岁的这一年里经常催促你出门闯荡,但言外之意就是要你离开她。
 
  时间拖到了这天,你被她捡来的这天日期对你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就像你的生辰。

  明天你就要离开她了。

  在这之前,你提出的请求是,想要为她梳一次头发。她答应了,你便让她坐下。

  你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一把旧旧的梳子,姑获鸟认出来了,这个梳子是你还小的时候她给你拿来梳头的木梳子。

  她沉默着,你也开始整理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学着她给你梳头的步骤,却比她还梳的好。

  你摸着这个女人的长发,渐渐哽咽。

  「我爱你。」

  妖怪是不老的,你梳着她的头发不知为何想要找出一根白发。却连褪色的都没有,都如黑缎子一样光滑乌黑。

  「我爱你。」

  你是人类,没有那样不老不死的能力。你不能陪伴她接下来的百年时光。你也没法保证是否可以报答她,你只能确信你爱着她。却又无法面对这份爱的背后自己丑恶的私心。

  「我爱你。」
  眼泪不争气的滑过眼角,在自责自己不该有的情愫,在追问自己的无能。

  「……我也是。」
  她轻轻的回应你。女人的声音依旧那样给你带来依赖感。你手一抖,梳子掉在了地上。像一个触发点,你哭声不再抑制,尽管还是小小声的。

  尽管她并不知道你真正的爱。

  她的头发已经被你梳理的没有一丝杂乱,但是你已经无法静下来了,捂着脸抽泣。她没有动,你却没有注意到她眼角的泪珠滑过脸庞。

「安倍晴明」

  你知道晴明是不会接受你的,毕竟他心中的正气和责任不包括儿女情长。

  被他从妖怪手上救下来之后,你把这个全京都的贵族千金都小有倾慕的阴阳师给记在心里。

  他应该早就知道你的感情,却因为你无力的朋友伪装一直没有捅破这张纸。

  你应该和他做个了断了。

  今天你特意邀请他来府上,说是请教棋术,并且邀请他看院里的大片绣球花。
 
  他也来了,却没给你机会,表现的对切磋棋技非常感兴趣。所以你们很快就开始了对弈。

  你很认真,因为你给他下了赌注。

  「如果我赢了,晴明大人请听小女子我的三句话可好。」

  「无妨,现在说给我也可以。」

  「不,切磋继续。」

  结果很意料之外的,是你赢了。

  「您说吧」

  他饮了口茶。看着院里紫蓝色的绣球花。

  「……我爱你。」

  他闻言,没有做声。只是又喝了一口茶。你疑惑他的反应,想到是不是他没有听清楚 又靠近了他一些。

  「我爱你。」

  他感慨了句,「绣球花开的非常漂亮呢。」

  ……这已经不是耳聋了。

  「安倍晴明?你故意的?」
  你生气的抬起手想要握住他的手腕,让他看向你。

  他却反手捏住你的手掌,轻松的将你按在木质的走廊地板上。

  他今天没有一身宽大的蓝色狩衣,而是浅棕色的和服。简单清爽,却有着东方男人独有的气质。

  「再说一遍。我想要再听一次。」
  他声音像大提琴一样低沉华丽。吐的一字一句都让你为之动心。

  「……我爱你。」
  你羞红着脸,看着他满足的扬了扬唇角。

  「早点说不就好了吗。」
 

 

 

评论(7)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