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拉

想要蛇哈大力干我

「福尔摩斯乙女向」他的女儿

私设如山 你不在了但给他留下了个女儿

死亡注意

文笔渣写的雷慎入,希望喜欢

我最近估计会主要写欧美圈的乙女向,因为粮太少了……

含莫娘/夏洛克/麦哥
————————————————————————

「夏洛克·福尔摩斯」

「夏洛克,你昨天晚上又出去了。」

不满十岁的小女孩叉着腰,把男人手中没吸几口的香烟给人从手中拍落。

「为什么这么说,小福尔摩斯。」

夏洛克闻言,可惜了下好不容易从约翰那里要到的烟,然后又集中转向女孩和他瞳色相仿的眼睛。

「睡觉的时候还穿长裤,袜子没脱。今天的报纸也不看午夜新闻,而且……看来我们的咨询侦探又解决了一大案子。兴奋的连他女儿的生日也不记得了。」

女孩抬颌,指责的瞪了眼夏洛克,阴阳怪气故意的音调升尖。

夏洛克沉沉盯着她半晌,然后拍了拍身上高领衬衫的褶皱。做出门的准备

「我没有忘,小福尔摩斯。」

女孩也盯着男人扫视一寻,然后嗤了声,然后转身走进房间换了身黑色的小裙子。

「你昨晚累成那样。今早上却不被我催促就洗了澡,我也看见了桌子上的那束百合花。我想比起我的生日……」

「你更清楚今天我们要看母亲。」

女孩向夏洛克伸出手,用那双漂亮的灰蓝眸仁静静看着他。

坐在沙发上听完她的话后显得犹豫的男人,最终是伸出手……

把女孩搂在怀里。没有顾她下意识的反抗,亲了亲她的脸颊,女孩愣住了。

这个比起父亲更像她是监护人的老男孩 真的很少这样表现出对她的宠爱。比起身体亲密的接触,更多的是语言交流。

「生日快乐。」

「小福尔摩斯。」

你伸出手的时候,和她很像。


「吉姆·莫里蒂亚」

「我的小女王,你又在戏弄你的教授了。」

莫里蒂亚面对这个小魔头的时候总是格外有耐心。

虽然今天她把他给女孩从美国请来的数学老师丢到泳池里差点溺死了,但他也没生气。

并且给女孩上了节不错的枪击课。

当然 处理一个美国的数学家死在英国的后果也有点棘手就是了。

「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这种大肚子的男人,我更喜欢你请个有伦敦腔的女人。腿长点的」

穿着不菲的小礼裙,女孩早熟的身体微微起伏衬出细腰,同龄人远没有这么特别,不会像她一样比起玩具更想要漂亮的唇膏。

老天,他的小魔头除了他还真接受不了别的男性。

「但我接下来会面对几个大使馆熟人的电话,还得想法子应付过去。」

「那不是问题。爹地,他们如果乱来只会为你多几双人皮皮鞋,我敢保证」

女孩早就知道他做的是什么,为了什么做什么。他也从不在她面前遮掩什么 ,她也如此。

「我想要上学 」

然后认识一群漂亮的小姐姐。

「你在家里上课不好吗 」

莫里蒂亚哄着心情不怎么好的少女。

「不好。」

「家里除了你的味道,还缺了什么。」

闻声,男人顺毛的动作,顿了顿。

「……你不会喜欢一个只为了钱的女人在你面前努力装好妈妈的。」

「哼……」

女孩哼了哼,在男人怀里蹭了蹭,闻着他好闻的香水味。

「她和你真像,总是一堆麻烦。」

语气里没有责怪。


「麦考夫·福尔摩斯」

钢琴、芭蕾、法文、德文……

「你能完成的对吧,亲爱的 ……哦,我忘了这是明天的。」

父亲总是在周日的时候来次她的家,一个伦敦的乡下小别墅。

偶尔也不会来。给她发邮件告诉她这周的课程和安排。

然后她的奶奶,福尔摩斯夫人负责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这周父亲也穿着昂贵的大衣,持着黑伞来到这里。

他的口袋里会装一些糖果,怪不得他经常减肥。

「今天我会待到十点钟的。」

女孩闻言,乖巧木讷的表情里闪过惊喜。

有两个小时。

「我知道你很高兴,好了……生日快乐。」

麦考夫摸了摸女孩的发顶,然后柔声细语的让她闭上眼睛。

张开眼的时候除了一块点着蜡烛的蛋糕,还有男人笑眯眯的递给她一只看起来就很顺手的黑枪。

「对你而言这个有点重,16岁以后你就可以自由使用它了亲爱的。」

她忙碌的父亲用着看似奇怪冷淡的教育方式守护着她。

这个别墅旁边有许许多多他的眼线。

毕竟他可是英国的大人物嘛。

为他自豪。

为母亲默哀。

「如果我那个时候就知道这样才是守护你们最佳的方式……」

「就好了。」

麦考夫黯淡了下充满算计的眼睛。他有时候真的是很累了。

这里有他守护的珍宝。也是他慰藉的避风港。

女孩用软软的小手抱着他的脖颈,无声的安慰着。

评论(11)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