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拉

想要蛇哈大力干我

「阴阳师乙女向」好感阶层

「阴阳师乙女向」好感阶层

——含大蛇 鬼切


——千年老梗 我对鬼切很偏心 因为我喜欢小鸟(含点点源赖光的修罗场)


——今年也要结束了,大家的心心评论不能给多点吗(有什么jier关系)


————————————————————

(八岐大蛇.)

0%


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平日里对付惯了的八头蛇像温驯的仆从,围在他身边。长相阴美又不失俊色的神秘男子更是显得多分诡魅。


看向你的紫眸冰冷无比,你咬唇,身后的式神们是不好惹的,你笃定这邪神不会乱来。


“碍事的阴阳师。”


果不其然,他冷冷的丢下这句话,然后转身和八头蛇进入紫焰离开。


25%


“又是你啊,阴阳师。”


他还在想是谁坏了他的好事,但一到这个话题,那个就算不想也已经印象极为深刻的女子,他就忍不住蹙眉想起你的身影。


他这次似乎心情没上次好,瞳孔化作蛇瞳的线粒状,盯着你的眼神像恨不得撕了你。


真是冤家路窄。


50%


你到偌大的祠堂参拜,跪坐在软垫上时头顶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他的语气像试图诱惑你的心智。


“阴阳师,你要不要和我合作,我可以给你黑晴明求之不得的东西……”


你这次遇见他纯粹是偶然,但你看见他那唇角微微上扬的样子总觉得又不是偶然。


这次他离你的位置比前几次都要近,他没了身边蛇头为伴,他坐在神像的头顶居高临下玩味的盯着你。你跪坐在坐垫上,面不改色的继续做法。


但那似乎是虚像,你瞥眼他微微透明的身躯没做回应。


75%


“阴阳师,我这可是为你降临的,可要感激下我。”


你咬牙抵抗那些妖怪的攻击时,突然周身的空间满溢熟悉的浓雾,凭空燃烧的紫焰像门一样任邪神走出。


邪神弹指一挥,几个妖怪就化为灰烬。你注意到,当妖怪燃烧时他眼里仿佛是化不开的寒冰。


妖怪视力极佳,他瞥眼你的身体见没事浅笑一下。眼底的阴骘变成了调侃之色。


“堂堂阴阳师被这种货色难住了?”


你不明白他为何救你,你挑挑眉对视上他,高高在上的邪神并没有因为你毫无感激的样子而恼怒,只是眼底的玩意更深。


100%


“我将重回阳界,到时候你休想阻止我。”


“我把后半句也还给你。”


阴阳两界的斗争愈发激烈,你在向他离别前吵这场架是他刻意为之,他是怕了顽固的你,希望你能早日退出与他作对的那一方。


但你的死,他却是从没有想过。


“阴阳师......”


他怔愣的望着你灵魂离开的背影,他想要伸出手抓住,却发现你无论如何也无法被他触碰。


怀里冰凉的躯体和眼前这远远离去的背影深深刺痛他的神经,他深潭似的紫眸渐渐失神。


她似乎因为自己的选择从未在他身边停留过。


(鬼切)

0%


“介绍下这是我的未婚妻,你带她去庭院我还有事要忙。”


他未指名道姓,仓促的一句话对着你面前的妖怪说道。


说完源赖光就落下帘子开始办公,你悄咪咪的打量面前自己便宜未婚夫的式神,异色的瞳仁妖冶美丽。


鬼切闻言颔首,然后一言不发的等待你打量他完后跟随你走到庭院,看着你和其他侍女开始玩起了花绳,便悄悄退下。


25%


“夫人,源赖光大人叫你过去。”


奉主命走来的鬼切进入宅院的一片樱花林,虽是夜晚,但皓月当空。落樱在树荫下的地面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你面无表情的坐在樱花树上,百无聊赖的晃着这颗樱花树,落瓣随着鬼切走近的脚步粘在他的乌衫上。他没有急着去捻下,视线直直落在你身上。


“哦哦,终于来了,刚刚我不知道怎么上的树但现在下不来了。鬼切帮帮我。”


你见妖怪走近,赶紧呼救。


“.....好的,鬼切会接住您的。”


你似乎看见他有些无奈,他张开双臂你就急着跳了下去,但在离开树枝的姿势就像即将坠落,鬼切见此连忙跃起在空中接住你。


你被他抱了个满怀,鼻尖抵着这妖怪的衣衫,闻到淡淡的清香。


好近......!


鬼切稳住身子后就将你放下,看到你耳尖诡异的微红,虽是不解,但也没多言。


“鬼切带您到源赖光大人那里去。”


你闻言,脑袋瞬间空白,颤颤的跟着他走了。


50%


你已经几月都没看见鬼切了,但你知道,鬼切是跑掉了,并且知道了自己未婚夫对他的恶行。


源赖光揽着你,见你不语,似乎看出些什么,冷笑。


“怎么,我的未婚妻,你还在想那个逃走的妖怪?”


“......我只是担心您会出事。”


源赖光听见你的解释,无动于衷的端起酒杯抿口,然后让侍女把你带了下去。


你退回自己在樱林里建造的房间,源赖光知道你爱花,所以在这建了小阁楼。


如果不是说你知道源赖光这样宠着你是为了什么,也许你都对有了个这样的未婚夫感到感激涕零。


你刚踏进樱林时,就闻到了夹杂在花香里的那抹铁锈味,你蹙眉。赶走了跟随的侍女,装作无事的顺着那股味道走进你的阁楼。一个浑身是血的熟悉身影让你一惊。


是鬼切。


他似乎察觉到你的气息,他虚弱的支起身子,此时的他已经变了个模样,银白的发丝,血红空洞的双眸。像染血的无鞘利刃,这似乎才是他原来的模样。


“如果你不帮我......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喉咙嘶哑的威胁你,你从未见过那个彬彬有礼忠心耿耿的刀妖有这样的一面。但他即使重伤,也是危险的,你也不知为何不敢怠慢,你偷偷去找药给他治疗。


“真是,受这么重的伤......会让人担心的。”


鬼切沉沉睡去时,最后听见的是这句话。


75%


“鬼切,你准备向源赖光复仇吗。”


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再给鬼切上药,妖怪的恢复能力很强,静养一周后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鬼切闻言,他似乎一瞬间有些紧张,你知道他是在迟疑,你不紧不慢也不逼迫他,似乎只是随口一问,继续上药。


“如果是的话,您会怎么做呢。”


他话音刚落,就猛地转身按住你的肩膀将你压在地板。他的声音透出他的悔恨和暴怒,冰冷又压抑。


“他欺骗我,利用我,让我杀死了自己的同胞。”


“我也因此,一辈子都无法原谅手刃同胞,沾染他们鲜血的自己,也无法容忍造成一切的源赖光。”


他的俊容因为扭曲的表情显出几分狰狞可怖,你呆愣的望着他。


“我也要让他尝尝这样的痛苦.....对,夫人您是他的爱妻,如果我杀了您,他会怎么做呢。”


他突然伸手抬高你的下颚,这近了几分的距离让你看清他眼底的绝望。


出乎他意料的是,面前的少女抬起纤臂抚上他的脸庞,平静的眼神就像是湖水,她勾唇苦笑。


“我不会阻止你复仇,杀了我也没关系。”


他一瞬间心里燃烧的仇火熄灭了,只剩少女柔和的声音。


次日,你又来看望鬼切,但只留下染血污的绷带。


100%


“呵,愚蠢的家伙。”


鬼切看着刺入源赖光身体的利刃,又呆愣的望向同时源赖光身后即刻胸口喷涌出鲜血的你。


“咳......”


你捂着身子,向他惨白的笑笑。


“你身体里的封印,可是我的血,然后当时发生反噬,我抓她做引,本该出现在你身上的反噬被她收住了。”


“她的身体里有我的血,等同于,本该让你受到的刀伤......”


他意味深长的眯眯眼睛,不言而喻。


“咳咳、咳......鬼切,”


“如果没有我的话,也许你就不会杀掉你的同伴,也许反噬源赖光就会让他丧命......所以,这件事我也有错。”


“不要为我难过,好吗?”


源赖光望着面前背叛的大妖,他颤抖的肩膀,讽刺的笑了。


原来她也和这个家伙一样恨着自己,无趣的女人。


源赖光衣袍下的拳头攥紧,指节发白,掌心血肉模糊。

————————————————————————————————————————————————————

鬼切将你埋葬在樱花林,却不是源赖光宅邸的那片,而是大江山上盛开的野樱林。


你沉睡的小片土地并没有生长出樱花,但凋零了谁的心。

评论(6)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