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拉

想要蛇哈大力干我

「杀戮天使乙女向」所想 无题

——ooc歉 私设歉 没有题目 有短有长

——不喜者退出可以不看

——近期也许会有工作细胞,我英的乙女向

——含年下扎克/恋瞳医生/c姐/腿咚ray

「艾札克·佛斯特」

「你是去给那两个人渣挖土了吗……啊好脏,你这个家伙会把我的房间弄脏的啊。」

你嫌弃的看着浑身泥土和雨水的绷带男孩,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你是这所写作地狱读作孤儿院的老师之一,这个时代有一份包吃住的工作即使不给酬金都难得了。

任务是负责管这些小鬼,不要让他们离开这个地方。毕竟如果这里被查出什么问题她也会很困扰的。

「……吵死了。」

男孩沉声低吼,喉咙似乎因为长时间在雨里的体力活沙哑而难听。身子摇摇摆摆,脚下的步伐迟缓,想要走到属于自己的角落时,踩空然后倒地。

你一愣,连忙走过去,扶起男孩。男孩像缺氧的人一样大口呼吸,嘴中哈出热气。但你手摸到的他整个人都是冰凉的,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个可能,让你忍不住皱眉。

发烧?

不是吧……这里生病可是没有谁会理的。

只会落个自生自灭的结果。

啊啊……嘛,就用这家伙是那两个人渣的工具这种理由吧。

你手紧了紧,把男孩抱入怀里取暖。这个阁楼里潮湿又没有炉火,而那两个人渣连棉被这种东西都不会给这些孩子。

……只有去她的床了。

男孩意外的重量不小,你吃力的将他拖到你的床上,给他盖上被子。

你小时候在外面流浪,在诊所的附近学习过,所以治疗这点小病还是很轻松的。

不过这孩子烧的太厉害了吧……额头超烫。

你坐在床头盯着他,叹口气。自己可是尽力了,他醒不醒得来可是听天由命了。

————————————————————

你被刺眼的阳光照到眼皮,缓缓睁眼。背对着阳光面向自己的少年露出复杂的表情。看到你醒了,仿佛是憋了很久般把话说出口。

「女人,你为什么帮我。」

「……」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

从这天开始,zack进餐的时候会收到你一点小小的赞助。

少年的金眸里充斥着不解,狐疑的盯着你一边像头饿狼般撕咬着手中的面包,仿佛你会抢走是他的敌人。

你打着就当给自己在这地狱般的地方一种善意的消遣方式等借口,小心翼翼的照顾起了zack。

你不知道的是,少年也开始慢慢在意起你。

他脑子不好,记忆力也不怎么样。但他总是会看见你摆着张让他火大的欠揍表情,低着头嘲笑他的身高。然后披散的金发这种时候会因为距离而掉落在他的脸上,微微的搔痒。

和她一样讨厌。

zack不自在的伸手把那撮掉落的发丝绕到你耳后,在看见你露出的耳朵和下面沿着的洁白颈肤,一时间有些僵硬。

想毁掉。

「啊,你又在和那个工具玩了啊。」

一道尖细的女声响在你的脑后,你闻言,有点慌乱的转过身,喊了声院长。

zack嗤了声,她也配?

「我说你,你不好好看着那些小鬼头在这里和这个工具玩,是不是想收拾家伙走人?」

你心里啧了一声骂死老太婆,面上赔笑称自己会努力工作的。女人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过身走下楼找她的丈夫。

你目送女人下楼,然后转头看向少年,少年意外的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他垂着头,拳头攥的很紧。

这家伙怎么了?

你蹲下来拍拍这个少年的肩膀,喊他名字时,少年突然大力的将你推开。

「滚,离我远点」

「???」

在这小子又发什么疯,你盯着zack的离开,在想是不是孩子叛逆期到了。

————————————————————

「你,叫那个家伙去把这个埋了。」

「……」

「还愣着干什么?快滚」

你心情沉重的拖着黑色的垃圾袋,然后来到zack的面前。你面前的少年仰首冷冷的看着你,然后发出一串狂笑。

「终于……你也愿意承认了」

「不管是那两个家伙还是你,都把我当做一个工具。」

「真的是恶心到吐了。」

之后zack带走黑色的塑料袋时,狠狠地用刺伤你的目光盯着你,仿佛想要刺穿你的心灵。

你喉头一梗,说不出话。

————————————————————

「zack?」

金发的女人双眸无神,不解的看着会为她撩去碎发的绷带男孩。菜刀插在你的胸口,鲜红打湿了衣衫。

男孩准备插深点的手一顿,然后渐渐颤抖起来,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事后。他眼中那控制不住的杀意逐渐散开露出闪着暗光的金眸。

胸口的刺痛和血液流失的感觉让想要再说点什么的她只能破碎的喊出几个音节。

「za、ck……is……human。」

男孩只是握着刀柄不停尖叫。





「丹尼尔·狄更斯」

「小姐,你的症状看起来是……」

「皮肤饥渴呢。」

年轻的医生用温和而磁性的声音道出你一直不愿面对的秘密,你抿唇,没有说话。

你的眼里总是带着嫉妒,那种刻薄的表情盯着比起自己更爱自己弟弟的家人们。

「渴望得到爱抚吗,您。」

「……」

年轻的医生眼里漾出笑意,屈指轻勾你的下颚。你有点慌乱的动动身子,却被他锁定一样的眼神给捕获,无法动弹。

「毕竟我可是医生,自己的患者得好好医治呢。」

「我来爱抚您,小姐。」

你怔愣的望着他,蓝眸里除去空洞就是满满的不可思议。但他俯下身,搂住你的腰肢在你耳旁轻咬,如情动的耳鬓厮磨。

「您的眼睛我很喜欢呢。」

像着了魔怔一样,你陷入他高超的情技,给他带乱了节奏。

————————————————————

你浑身是汗,无力支撑自己,只能像布偶般任人宰割。年轻的医生脱下白袍露出男人的本质,他的撞击引起你一阵又一阵高昂的情潮。

你仰脖的线条如舞蹈的天鹅,露出他留下的痕迹。他不仅有令女性尖叫的外貌和迷人的声音,并且成熟男性的经验让你无处可逃。

他是相当优秀的情人,风趣温和,他懂得主动也懂得退让,让你一直以来被冷落冻硬的心脏融化,跳动。

但是他有个非常恐怖的性癖,就是不允许你闭眼。有时候他会把你的眼皮掀开,强迫你注视着他。

但你毫不在意,在你们作为床伴的期间。心已经沦陷,无法自拔。

————————————————————

「……该结束了。」

你今天也兴致勃勃的到他医院里看病,此时的你像换了个人,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等来的只有他轻笑着说的一句话。

「你的眼睛,已经变得平凡极了。」

—————————————————————

一句话让你如坠冰窖。

他只是看上了你的眼睛而已。

这么想着,你拿着刀的手一颤,望着冰冷的刀尖,还是胆怯了。丢下刀子,脚下一倒腾,踢翻了椅子。粗壮的麻绳立刻吊住你脆弱的脖颈,你自我求生反应的动几下后,挣扎停息。

你的眼睛是睁着的。

以至于事后匆忙赶过来,发疯似撞开门的医生看着吊起来的你,的眼睛好久后,捡起了刀子。

————————————————————

「我回来了。」

医生走进属于他的房间,里面每个玻璃罐中都是不同的双眼。明明这么喊无人回应才是。

他缓缓走近那个离他最远,也是单独被放在柜子上的玻璃罐,里面装着蓝色的眼球。

仿佛还在鲜活的人身上,眼球里充斥着妒意与绝望。那是他第一次发现,他有了第二种最喜欢的眼睛。

他小心翼翼的抱着玻璃罐,然后看向身侧的门,手轻轻扭开门把,抱着玻璃罐进去了。

装满福尔马林的水晶棺里是少女的身体,她安眠闭眼的眼皮下凹,除此外其他部位依旧完好。

年轻的男人抱着玻璃罐坐在地上。靠着水晶棺,面带柔和笑意,闭上眼。





「凯撒琳·华特」——ABO世界设定

「……糟透了。」

你醒来的时候浑身都疼,艰难的坐起时身旁睡着的是那个和你交往了几个月的sm女。她昨晚上给你注射了药剂,和你打了第一炮。

变成omega啊……新的play吗。

你是性冷淡的beta。而这个女人是有sm嗜好的alpha,说起来……现在自己应该是omega啊。

「唔……我要践踏……」

女人洁白的手臂伸来揽住你的腰,让你一时间想要下床的动作停止。还在沉迷梦境的她除开s的发言还是挺可爱的,你想。

「……不下床一会儿我们吃什么啊。真是。」

你俯身在她的脸颊一吻,然后扒开揽腰上的手时被猛然握住手腕狠狠往后一扯,翻天覆地的晕眩感后你回到了床上。

有着艳丽外貌的女人低笑,俯视着你。面上带着兴奋的潮红,往下面看去,腰间狰狞粗壮的东西让你有些畏惧。

「你可真是个不乖的罪人呢……居然敢偷袭,害我没有第一时间咬破你漂亮的嘴唇。」

女人轻抚你昨晚后还未消肿的唇瓣,然后俯下身准备给你一个吻,你连忙用空出的手阻止她。

「不是吧、c你准备……?」

「嗯哼?」

当你看见她下面的东西又直立起来时,满脑子就两个字。

完了。





「瑞吉儿·加德纳」——超短

嘶……

好痛。

娇小的女孩子力气出奇的大,她捏紧你的手腕压住。抬起条细白的长腿抵在你耳侧 。

「ra、ray……不用这么生气吧。」

你讨好的笑笑,冒出冷汗。

女孩无神平静的蓝眸里压抑着怒意,但额角几个暴起的红十字表现她此时有多生气。

「我要让你更痛了。」

她不带情绪起伏的低语让你的心一凉。

评论(5)

热度(155)